欢迎来到产园帮!
关于我们
租购咨询热线
400-863-8662
产园帮网> 资讯> 在多伦多,谷歌耗资10亿美元的高科技社区可能会面临法律诉讼危机?到底谁输谁赢?

在多伦多,谷歌耗资10亿美元的高科技社区可能会面临法律诉讼危机?到底谁输谁赢?

来源:TOP产业办公研究院 2019-03-12 14:03:20 浏览量:135 加入自媒体

在以前的文章中,我们粗略向大家介绍过谷歌(现在的名字是Alphabet)旗下专注于智能城市/城市创新的Sidewalk Labs

Sidewalk Labs相信:新兴技术有助于解决全球最具挑战性的都市病,他们设想了这样一种新的社区,在这里,新的数字和实体性能成为其坚实的基础,而且随着深入的探索,这一全新社区能够让城市生活变得更加经济、健康、绿色、便利和激动人心。

为了实现这个愿景,他们选中了多伦多东部海滨的一块12英亩的L形海滨地块,建立一个高科技社区。

该项目预计耗资10亿美元,由Sidewalk Labs开发,在一份文件中,虽然只是一些草图与概念,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未来的城市愿景:

地下隧道

这让码头区的垃圾机器人和自动驾驶车辆可以不阻挡行人通道地进出该区

再比如:建筑

这将会是办公室、零售、住宅和制造商空间混合的模块化单位

还有:街道

将会是行人优先,私家车禁止在该地区行驶

同样,该计划将安装传感器,摄像机、包括在物体经过时检测物体激光监测器等,用于测量交通,空气质量,噪音和建筑物被使用的情况,具体说来,传感器负责管理街道人群和时间交通信号;摄像机监视公园和公共空间,监视者能够跟踪每辆车、行人和无人机的移动,垃圾桶监控其业主的垃圾倾倒以优化废物管理……

也就是说,你一天所做的几乎所有事情都被记录下来,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购物清单、你经常去的地方、你参加的活动、甚至你扔了什么垃圾、几点睡觉几点起床,都有数据记录。

据说,所有这些数据点将被输入数据库 - Sidewalk Labs 称其为“数字层”,存储在被称为“公民数据信誉”的存储库中,没有任何被监视者能拥有这些被存储的数据,只有权力能决定谁可以访问它。

好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今年2月下旬,大约30名有关公民,包括长期的码头(Quayside)评论家Bianca Wylie和Saadia Muzaffar组成了一个名为Block Sidewalk的组织,呼吁结束sidewalk labs的项目。

理由是:该项目存在宪法问题,因为它将公共利益外包给一家没有民主或法律机构的私营公司,并担心“未经同意的大规模数据捕获加拿大人的个人信息的潘多拉盒子就此打开“。

更要命的是,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正在威胁与Sidewalk Labs和Waterfront Toronto高科技社区计划,要提起相关的诉讼。

TechGirls Canada的创始人Saadia Muzaffar,这位原本是sidewalk labs数字战略咨询小组的一员,但也决定辞职也不干了。

在辞职信中,她说到:多伦多滨水区已表现出“对公众信任和社会许可的冷漠和无力”(apathy and [an] utter lack of leadership regarding shaky public trust and social license.)以及“公然无视居民对数据的担忧。”(a blatant disregard for resident concerns about data.)

而Sidewalk Labs 的隐私顾问 Ann Cavoukian的辞职更是把话题推向了顶点:她发现,第三方可以从 Sidewalk Labs 那里获取到可识别的身份信息,而在加入项目初期,她得到的信息是:智慧社区收集的数据都会被进行去身份化的处理、或者是直接删除。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抱歉。我不能支持这个。我不得不辞职,因为你曾经承诺将隐私设计嵌入到你的运营的每个方面,你食言了'“ ,于是她选择了辞职,并且说:“我当时希望我们创造的是一个保护隐私的智慧城市,而不是一个只有监控的智慧城市”。

前黑莓公司联合 CEO Jim Balsille 这样评价这个项目:“这是一场监控资本主义的殖民实验,它试图强行通过重要的城市、公民和政治议题。”

其实对数据隐私的担忧,Sidewalk不是没有想到。他们在湖岸大道307开设了第一个公共空间,主动向多伦多城及其居民展示了智慧城市的现在和将来,并就这个话题举办过多场圆桌会议,小组讨论会和信息会议,就是为了消除居民对如何收集数据和保护个人隐私的担忧。

但是显然,这远远不够。

Sidewalk 数据治理方面的负责人 Alyssa Harvey Dawson 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叫做“Civic Data Trust” 的独立组织,专门存放智慧社区内收集到的数据,任何组织想要收集和使用数据都需要经过它的评估和同意。

但是这个解决方案也没有得到公民组织的认可,城市专家 Nabeel Ahmed表示,“这就好比 Uber 提出一个共享出行的监管规定,或者是 Airbnb 告诉城市治理者要如何管理短期租房”。

虽然见诸报端的是居民对于项目的隐忧,但在一 由the Toronto Region Board of Trade委托Environics Research做的一个民意调查中发现:

55%的人仍然支持Sidewalk Labs的多伦多项目,只有11%的人反对。

调查发现,76%的受访者认为,如果随着流程继续进行下去,公众利益可以保障,那么多伦多滨水区和sidewalk之间的伙伴关系应继续。

一个有趣的数据是:在接受调查的600名居民中,只有50%的人表示他们完全了解Sidewalk Labs的项目。

而且该调查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洞见。

各位看官,你们看下图是否有什么结论?

sidewalk被数据隐私的问题弄得措手不及,但更切实的问题是交通,交通是否能解决可能比数据的挑战更为重要。

Dan Doctoroff(sidewalk labs的负责人)说,“如果项目中没有轻轨,那么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很有趣,那这个项目也要玩完了,我们只想获得合理的回报,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创造一些伟大的东西。”

再加上谷歌从来不是一个“热脸贴冷屁股”的家伙,它对其形象极为敏感,柏林拒绝了谷歌,还发生了抗议行为,谷歌二话不说,就走了,很遗憾。

而现在多伦多,没有社区支持,也发生了抗议,还有数据隐私与过境交通系统的难题,所以要说这件事情的未来,我个人并不是很看好。

其实,数据的问题终究是需要解决的,也终有办法解决的。

我们淘宝就做得很好嘛:最开始在网上交易很难完成,因为买家不知道卖家是否会在收到付款后将商品寄出,卖家也不愿意在收到付款确认后才寄出商品。于是,支付宝于2004年作为一种第三方托管服务引入市场,在买家收到货款后再将钱交给卖家。现在,支付宝如今已发展成为中国最主要的第三方在线支付平台之一了!

所以,sidewalk labs如果在多伦多不开心了的话,上海随时欢迎你哦!

租购在线咨询
发送验证码
提交成功,专业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租购咨询热线 400-863-8662